<u id="vjmtw"></u><u id="vjmtw"></u>

<i id="vjmtw"></i>

<i id="vjmtw"></i>

<b id="vjmtw"></b>

<i id="vjmtw"><bdo id="vjmtw"><ins id="vjmtw"></ins></bdo></i>

二維碼

掃一掃加入微信公眾號

Top
網站首頁 新聞 國內 國際 河南 焦作
時政要聞 縣區 直播 網視 網談 網評
今日頭條 汽車 旅游 經濟 美食
熱點專題 房產 娛樂 體育 健康
 焦作日報 新媒體矩陣 
 焦作晚報 “焦作+”客戶端
 訂報服務 焦作市網絡辟謠平臺 
 網上投稿 焦作市互聯網舉報中心
  您現在的位置: 焦作網 > 經典山陽 > 歷史名人 > 正文

經典山陽

“神筆”王鐸與懷川名士吳應舉的交往
更新時間:2023-12-8 16:09:37    來源:焦作晚報

  王鐸(1593年~1652年),字覺斯、覺四、覺之,號嵩樵,河南孟津人,明末清初名宦、書法家。明天啟二年(1622年)進士,入選庶吉士,散館授檢討。明崇禎年間歷任右諭德、南京翰林院掌院、詹事府詹事協理詹事府事、禮部右侍郎兼翰林院侍讀學士。明崇禎十三年(1640年)遷南京禮部尚書,以丁艱未赴;明崇禎十七年(1644年)明朝滅亡前夕升禮部尚書,未赴任。南明弘光朝任文淵閣大學士,位至次輔。清順治二年(1645年)與錢謙益等在南京迎降清軍,次年仕清,任禮部侍郎管弘文院事。因其先仕明后仕清的“政治污點”,被列入《貳臣傳》。他是明末清初重要的書法家之一,有“神筆”之稱。

  懷川是王鐸深深懷念的地方。這里不僅與其家鄉孟津一河之隔,更重要的是這里有他的諸多好友。如楊嗣修、楊挺生父子,楊之璋、楊之瑋、楊之玢三兄弟,鄭藩朱翊釱、朱常濱父子,史應選、史應聘兄弟以及吳應舉、王玉汝、楊嗇庵等人。這些友人之中,大都是河內人,唯有吳應舉為濟源人。

  吳應舉,清代府志、縣志皆有傳。據《濟源縣志》載:“吳應舉,萬歷丙午(1606年)科,以博學名于時,有《臨黃館文集》!薄皡菓e,字振健,萬歷丙午孝廉,屢上公車不第。見時事日艱,不樂仕進,即所居開臨黃館,與里中俊彥,肆志詩文,彚為《臨黃館集》。有序見藝文。明崇禎末年,盜賊蜂起,筑坡頭土寨,遠近親鄰避難其中,全活甚眾。五子皆能文,長涵醇,次涵光,俱鄉學;又次秀生,國學;五涵鍔,明經。孫曾有聲庠序者十有余人,后裔之繁衍昌熾,可知淵源家學之有自也!

  結合清乾隆年間蕭濬為吳應舉后人所藏《臨黃館集》所作的序言《故明吳孝廉臨黃館集序》等資料,可知,吳應舉,亦作吳舉,字健振(府志、縣志皆誤作振。,號明自,濟源送莊(今屬洛陽吉利區)人,生卒年不詳。10歲拜塾,才學聞名鄉里,30多歲時中舉人,其后至少九次赴京會試,皆不第。在鄉設臨黃館,“彚請詞宗,醒群蒙”,教授鄉里子弟。交友廣泛,與鄉宦、士紳、地方官員多有交往。明崇禎末年,盜賊蜂起,農民起義軍流竄晉豫,率族人在坡頭修筑土寨以自保,救助了不少遠近鄉鄰。明崇禎十三年(1640年)將所作詩文結為《臨黃館集》,刊印于世。

  王鐸與吳應舉早年相識,二人相交甚篤。他在為楊嗣修所撰寫的墓志銘中寫道“余年二十,在吳明自所”,王鐸生于明萬歷二十年(1592年),少年成名,他年齡與吳應舉相差20歲左右。家居孟津的王鐸與吳應舉的臨黃館一河之隔,慕吳應舉的才學名望,常常渡過黃河到吳應舉家中,談經論典,切磋詩文。多年以后,王鐸回憶二人早年交往的情景,作詩《贈濟源吳孝廉明自》贈之:

年少河邊問墳典,

送莊登眺對斜曛。

雖然花徑迷紅葉,

每憶山齋想白云。

錦石自宜麋鹿臥,

野鷗誤入鳳鸞群。

寄書好悟深巖里,

夏澗秋濤總為君。

  這首詩收錄在王鐸《本集詩》中,標題為《明自書至寄懷》,可見二人常有書信往來。此時王鐸已經在京為官,獨居京城之中,身邊沒有好友的陪伴,此時收到了遠方朋友的來信,追憶起早年與吳應舉漫步在黃河岸邊,探討典籍,切磋學問,不知不覺已經夕陽西下,落日的余暉灑在大河之上,映入眼簾的是一幅壯麗的景色。雖然現在自己居住在繁華的京城,卻非常懷念當初讀書時自在的時光。向友人傾訴,自己并不適應京城的官場和圈子,身心孤獨,感覺好像一只野鷗誤入鳳鸞之中。朋友的來信讓自己領悟到,隱居山野之中有夏澗秋濤相伴,才是自己向往的生活。

  明萬歷四十七年(1619年)冬,適逢大雪紛飛,王鐸冒雪渡過黃河,到吳應舉家中拜訪,并寫下詩詞《臘月訪濟源吳君渡雪》:

馬上沿波去,

青青似故鄉。

主人心共醉,

明月意初長。

樹介迷桑浦,

河僵渡筆床。

懶將宜祿問,

何計效漁郎。

  窗外大雪紛飛,爐上一壺老酒,二人對坐把酒言歡,不知不覺已是深夜。在這嚴寒時節,樹上霜雪霧露凝凍成冰,大地一片蒼茫,讓人迷失了渡口的所在。大河封凍,頓失滔滔。酒酣之際,功名利祿都拋之腦后,只想著如何才能效仿那江上漁翁,自由自在。

  同年,應吳應舉之請為王鐸父母書寫了墓表,即《明隱君吳養充先生并孺人張氏墓表》,這是目前所見王鐸最早的書法作品。

  明崇禎十三年(1640年),吳應舉赴京參加會試,寓居天寧寺,時任禮部右侍郎的王鐸寫下長詩《贈濟源吳明自》贈之:

世人結交難得真,

古到荒頹不可論。

朱紱賢達等何物,

終是眼中一浮云。

我今回顧貧賤年,

自煉筋骨獨不然。

少年吳君邀我飲,

祗園渡河雪珊珊。

君好讀書巖泉臥,

胸宅另自有云煙。

樸貌靜若神陽陽,

王生嚄唶好文章。

狂者自狂狷者狷,

嵚崎磊砢俱不妨。

蹔來且寓天寧寺,

數歲兵戈難寄字。

望君登霞攬日月,

凡介豈知蛟龍意。

我具狂癡難更仆,

二十余年愧華轂。

天崖哨壑無不到,

翻嫌鶴性多拘束。

安能低眉望人顏,

卻怕君謂王生俗。

目前俸錢皆買書,

妻子交謫來怒予。

周秦漢唐周旋勤,

門外荊棘與之疏。

古人岳?床蛔,

與君石交談所欲。

畫舫不效六一士,

恐讓二千《金石録》。

苦心此事三十春,

茫茫富貴誰知音。

三萬舊編鄴侯志,

斷不誤交受緇磷。

吳君交道愛塊壘,

我不著作老空悔。

載酒爛醉莫咨嗟,

二月城西看杏花。

  這一年王鐸49歲,吳應舉已經年近古稀。此次京城相會,可能是二人最后一次見面。詩中再次追憶二人早年交往的情形!吧倌陞蔷绎,祗園渡河雪珊珊”,當年吳應舉常邀其到家中宴飲,身處生活困頓之中的王鐸常冒雪渡河前往,二人談經論典,把酒言歡,留下美好的回憶!皹忝察o若神陽陽,王生嚄唶好文章”,王鐸對于吳應舉昔日的神采和文章交口稱贊。數年來因局勢動蕩,斷絕了書信往來,他希望友人此番入京能夠博取功名,一展才華。自己雖在京城為官,卻不善鉆營,向友人傾訴自己在京城的生活并不如意!澳壳百哄X皆買書,妻子交謫來怒予”,是自嘲自己多年來沉迷書畫金石,少有知音,可憐的俸祿都被用來買書,常常惹得妻子滿腹怨言。二人互相傾訴心中的愁悶,不知不覺醉倒了!拜d酒爛醉莫諮嗟,二月城西看杏花”。

  同年,王鐸上任南京禮部尚書,南下途中返鄉省親,因兵亂寓居懷州,其間二人有信札往來、詩歌唱和。吳應舉曾作《奉和王大宗伯覺斯見寄》一詩,只是詩中沒有提及早年與王鐸的交往,而是描繪了風掃浮云、霜落東山的寥落景象,大概此時屢試不中的吳應舉已然放棄了科舉仕途之路。詩文如下:

浮云風掃靜重堙,

回看上臺近北辰。

霜落東山霖澍歇,

星流南浦夜光新。

龍潭自是牛眠地,

滄浪何追白雪塵。

登眺橫欄悵幻豎,

瓊巖玉樹望中親。

  此后不久,李自成起義軍攻入河南,這恐怕是二人最后的詩歌唱和。

  濟源文史研究者王明信認為王鐸早年受教于吳應舉,《王鐸年譜長編》的作者薛龍春教授也持相同觀點。筆者認為,吳應舉并非王鐸老師,而是摯友。吳應舉屢次會試不第,遂設臨黃館,教授鄉里子弟,時間大概在1615年前后。王鐸則于18歲時(1610年)到蒲州河東書院讀書,1621年中舉,次年進士及第。如王鐸確曾投師吳應舉,贈詩應不會稱吳應舉為“濟源吳孝廉明自”或“吳君”,而應以“師”或“夫子”尊稱之。吳應舉也不會尊稱王鐸為“王大宗伯覺斯”。


□李立明

文章編輯:陳婷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沒有了
  • 焦作網免責聲明:

    本網所有稿件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。
    轉載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,如有異議請聯系我們即可處理。
    刊發、轉載的稿件,作者可聯系本網申領稿酬。


    “神筆”王鐸與懷川名士吳應舉的交往
    2023-12-8 16:09:37    來源:焦作晚報

      王鐸(1593年~1652年),字覺斯、覺四、覺之,號嵩樵,河南孟津人,明末清初名宦、書法家。明天啟二年(1622年)進士,入選庶吉士,散館授檢討。明崇禎年間歷任右諭德、南京翰林院掌院、詹事府詹事協理詹事府事、禮部右侍郎兼翰林院侍讀學士。明崇禎十三年(1640年)遷南京禮部尚書,以丁艱未赴;明崇禎十七年(1644年)明朝滅亡前夕升禮部尚書,未赴任。南明弘光朝任文淵閣大學士,位至次輔。清順治二年(1645年)與錢謙益等在南京迎降清軍,次年仕清,任禮部侍郎管弘文院事。因其先仕明后仕清的“政治污點”,被列入《貳臣傳》。他是明末清初重要的書法家之一,有“神筆”之稱。

      懷川是王鐸深深懷念的地方。這里不僅與其家鄉孟津一河之隔,更重要的是這里有他的諸多好友。如楊嗣修、楊挺生父子,楊之璋、楊之瑋、楊之玢三兄弟,鄭藩朱翊釱、朱常濱父子,史應選、史應聘兄弟以及吳應舉、王玉汝、楊嗇庵等人。這些友人之中,大都是河內人,唯有吳應舉為濟源人。

      吳應舉,清代府志、縣志皆有傳。據《濟源縣志》載:“吳應舉,萬歷丙午(1606年)科,以博學名于時,有《臨黃館文集》!薄皡菓e,字振健,萬歷丙午孝廉,屢上公車不第。見時事日艱,不樂仕進,即所居開臨黃館,與里中俊彥,肆志詩文,彚為《臨黃館集》。有序見藝文。明崇禎末年,盜賊蜂起,筑坡頭土寨,遠近親鄰避難其中,全活甚眾。五子皆能文,長涵醇,次涵光,俱鄉學;又次秀生,國學;五涵鍔,明經。孫曾有聲庠序者十有余人,后裔之繁衍昌熾,可知淵源家學之有自也!

      結合清乾隆年間蕭濬為吳應舉后人所藏《臨黃館集》所作的序言《故明吳孝廉臨黃館集序》等資料,可知,吳應舉,亦作吳舉,字健振(府志、縣志皆誤作振。,號明自,濟源送莊(今屬洛陽吉利區)人,生卒年不詳。10歲拜塾,才學聞名鄉里,30多歲時中舉人,其后至少九次赴京會試,皆不第。在鄉設臨黃館,“彚請詞宗,醒群蒙”,教授鄉里子弟。交友廣泛,與鄉宦、士紳、地方官員多有交往。明崇禎末年,盜賊蜂起,農民起義軍流竄晉豫,率族人在坡頭修筑土寨以自保,救助了不少遠近鄉鄰。明崇禎十三年(1640年)將所作詩文結為《臨黃館集》,刊印于世。

      王鐸與吳應舉早年相識,二人相交甚篤。他在為楊嗣修所撰寫的墓志銘中寫道“余年二十,在吳明自所”,王鐸生于明萬歷二十年(1592年),少年成名,他年齡與吳應舉相差20歲左右。家居孟津的王鐸與吳應舉的臨黃館一河之隔,慕吳應舉的才學名望,常常渡過黃河到吳應舉家中,談經論典,切磋詩文。多年以后,王鐸回憶二人早年交往的情景,作詩《贈濟源吳孝廉明自》贈之:

    年少河邊問墳典,

    送莊登眺對斜曛。

    雖然花徑迷紅葉,

    每憶山齋想白云。

    錦石自宜麋鹿臥,

    野鷗誤入鳳鸞群。

    寄書好悟深巖里,

    夏澗秋濤總為君。

      這首詩收錄在王鐸《本集詩》中,標題為《明自書至寄懷》,可見二人常有書信往來。此時王鐸已經在京為官,獨居京城之中,身邊沒有好友的陪伴,此時收到了遠方朋友的來信,追憶起早年與吳應舉漫步在黃河岸邊,探討典籍,切磋學問,不知不覺已經夕陽西下,落日的余暉灑在大河之上,映入眼簾的是一幅壯麗的景色。雖然現在自己居住在繁華的京城,卻非常懷念當初讀書時自在的時光。向友人傾訴,自己并不適應京城的官場和圈子,身心孤獨,感覺好像一只野鷗誤入鳳鸞之中。朋友的來信讓自己領悟到,隱居山野之中有夏澗秋濤相伴,才是自己向往的生活。

      明萬歷四十七年(1619年)冬,適逢大雪紛飛,王鐸冒雪渡過黃河,到吳應舉家中拜訪,并寫下詩詞《臘月訪濟源吳君渡雪》:

    馬上沿波去,

    青青似故鄉。

    主人心共醉,

    明月意初長。

    樹介迷桑浦,

    河僵渡筆床。

    懶將宜祿問,

    何計效漁郎。

      窗外大雪紛飛,爐上一壺老酒,二人對坐把酒言歡,不知不覺已是深夜。在這嚴寒時節,樹上霜雪霧露凝凍成冰,大地一片蒼茫,讓人迷失了渡口的所在。大河封凍,頓失滔滔。酒酣之際,功名利祿都拋之腦后,只想著如何才能效仿那江上漁翁,自由自在。

      同年,應吳應舉之請為王鐸父母書寫了墓表,即《明隱君吳養充先生并孺人張氏墓表》,這是目前所見王鐸最早的書法作品。

      明崇禎十三年(1640年),吳應舉赴京參加會試,寓居天寧寺,時任禮部右侍郎的王鐸寫下長詩《贈濟源吳明自》贈之:

    世人結交難得真,

    古到荒頹不可論。

    朱紱賢達等何物,

    終是眼中一浮云。

    我今回顧貧賤年,

    自煉筋骨獨不然。

    少年吳君邀我飲,

    祗園渡河雪珊珊。

    君好讀書巖泉臥,

    胸宅另自有云煙。

    樸貌靜若神陽陽,

    王生嚄唶好文章。

    狂者自狂狷者狷,

    嵚崎磊砢俱不妨。

    蹔來且寓天寧寺,

    數歲兵戈難寄字。

    望君登霞攬日月,

    凡介豈知蛟龍意。

    我具狂癡難更仆,

    二十余年愧華轂。

    天崖哨壑無不到,

    翻嫌鶴性多拘束。

    安能低眉望人顏,

    卻怕君謂王生俗。

    目前俸錢皆買書,

    妻子交謫來怒予。

    周秦漢唐周旋勤,

    門外荊棘與之疏。

    古人岳?床蛔,

    與君石交談所欲。

    畫舫不效六一士,

    恐讓二千《金石録》。

    苦心此事三十春,

    茫茫富貴誰知音。

    三萬舊編鄴侯志,

    斷不誤交受緇磷。

    吳君交道愛塊壘,

    我不著作老空悔。

    載酒爛醉莫咨嗟,

    二月城西看杏花。

      這一年王鐸49歲,吳應舉已經年近古稀。此次京城相會,可能是二人最后一次見面。詩中再次追憶二人早年交往的情形!吧倌陞蔷绎,祗園渡河雪珊珊”,當年吳應舉常邀其到家中宴飲,身處生活困頓之中的王鐸常冒雪渡河前往,二人談經論典,把酒言歡,留下美好的回憶!皹忝察o若神陽陽,王生嚄唶好文章”,王鐸對于吳應舉昔日的神采和文章交口稱贊。數年來因局勢動蕩,斷絕了書信往來,他希望友人此番入京能夠博取功名,一展才華。自己雖在京城為官,卻不善鉆營,向友人傾訴自己在京城的生活并不如意!澳壳百哄X皆買書,妻子交謫來怒予”,是自嘲自己多年來沉迷書畫金石,少有知音,可憐的俸祿都被用來買書,常常惹得妻子滿腹怨言。二人互相傾訴心中的愁悶,不知不覺醉倒了!拜d酒爛醉莫諮嗟,二月城西看杏花”。

      同年,王鐸上任南京禮部尚書,南下途中返鄉省親,因兵亂寓居懷州,其間二人有信札往來、詩歌唱和。吳應舉曾作《奉和王大宗伯覺斯見寄》一詩,只是詩中沒有提及早年與王鐸的交往,而是描繪了風掃浮云、霜落東山的寥落景象,大概此時屢試不中的吳應舉已然放棄了科舉仕途之路。詩文如下:

    浮云風掃靜重堙,

    回看上臺近北辰。

    霜落東山霖澍歇,

    星流南浦夜光新。

    龍潭自是牛眠地,

    滄浪何追白雪塵。

    登眺橫欄悵幻豎,

    瓊巖玉樹望中親。

      此后不久,李自成起義軍攻入河南,這恐怕是二人最后的詩歌唱和。

      濟源文史研究者王明信認為王鐸早年受教于吳應舉,《王鐸年譜長編》的作者薛龍春教授也持相同觀點。筆者認為,吳應舉并非王鐸老師,而是摯友。吳應舉屢次會試不第,遂設臨黃館,教授鄉里子弟,時間大概在1615年前后。王鐸則于18歲時(1610年)到蒲州河東書院讀書,1621年中舉,次年進士及第。如王鐸確曾投師吳應舉,贈詩應不會稱吳應舉為“濟源吳孝廉明自”或“吳君”,而應以“師”或“夫子”尊稱之。吳應舉也不會尊稱王鐸為“王大宗伯覺斯”。


    □李立明

    文章編輯:陳婷 
     
    相關信息:
    人民功臣辛澤富
    上馬村:揚鞭馳騁會有時
    市民政局積極推動地名管理工作發展
    市博物館新增館藏文物3025件套
    西晉熨斗支架:原來古人是這樣熨燙衣服的
    村民收藏上千塊古生物化石引來教授登門“拜訪”
    “故鄉擁抱著我,時代擁抱著故鄉”
    元。翰湃A橫溢沁園情
    紅色伴侶英雄歌
    焦作網免責聲明:

    本網所有稿件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。
    轉載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,如有異議請聯系我們即可處理。
    刊發、轉載的稿件,作者可聯系本網申領稿酬。

    版權聲明 | 焦作日報社簡介 | 焦作網簡介 | 網上訂報 | 聯系我們
    版權所有:河南省焦作日報社 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    《焦作日報》遺失聲明熱線:(0391)8797096 郵編:454002
    本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(0391)8797000 舉報郵箱:jzrbcn@163.com
    河南省“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”專項整治工作熱線:0371-65598032 舉報網站:www.henanjubao.com
    公安部網絡違法犯罪舉報網 河南省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豫ICP備14012713號-1
    焦公網安備4108000005 豫公網安備41080202000004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41120180013
   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11642120  地址:焦作市人民路1159號 報業·國貿大廈 


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    版權所有:河南省焦作日報社 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1120180013 電話:(0391)8797000
    韩国推油按摩一级毛片_狠狠躁夜夜躁久久躁别揉_两性色午夜视频入口_高清无码中字电影